三国全面战争刘璋
新聞   Information
    無分類
聯系我們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

康佳轉型

2016/1/30 8:45:14      點擊:

據媒體報道2015年10月28日,深康佳A發布三季報,公告顯示前三季度凈利潤虧損8.52億,其中“人事震蕩最頻繁”的第三季度虧損尤其嚴重,當季虧損 5.5億元。而根據預測,康佳2015年全年的業績可能更“難看”,全年虧損很可能達到12億——15億元的歷史新高。

康佳的頹勢,一是因為頻繁的人事變動,以及人事變動帶來的經營問題;二是因為其邁入互聯網的重要舉措——互聯網電視業務,并沒有給自己帶來預想中的收益。人事變動,是人的因素;互聯網電視業務,則是對“阿里概念”的掌控不利,屬于戰略的失誤。

把時間的時針回撥到2015年9月16日,我們看一下那一天深康佳A發布的《康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于簽訂合作協議的公告》。

公告顯示, “在合同有效期內,雙方合作在本公司產銷的智能電視產品中預裝阿里巴巴家庭娛樂服務平臺,包括 YunOS 操作系統,影視、教育、游戲、音樂、電商、應用商店等內容,以及賬戶、支付等服務。本公司(指康佳)負責智能電視的生產、市場銷售、售后服務,天貓公司主要提供軟件技術支持以及電商資源支持。智能電視售出后主要由天貓公司聯合互聯網電視牌照機構進行內容、應用和服務的運營。”導熱硅膠片</u></a>第一品牌東莞澤松硅膠制品有限公司

對于合作的前景,當時康佳的預測很樂觀:“在合同順利履行的情況下,本公司(康佳)預計可獲得約人民幣 10 億元的運營收入分成(包括預分成)。”

看對康佳2015年業績的預測,假如說康佳能夠按照當初預測得到阿里分成的話,那康佳的虧損應該不會有我們猜測的那么嚴重。因為康佳的全年財報還未發布,所以我們還不能確切的知道康佳在這輪合作中能夠得到多少分成。而媒體報道中則有這樣一個傳言——“據說自去年9月合作以來,康佳并沒有分到一分錢。”

但是,我對媒體的這個報道是持懷疑態度的。因為《康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于簽訂合作協議的公告》顯示:“2015年3月份起,本公司(康佳)開始與天貓公司就部分機型開展合作。截止 2015年6月30日,天貓公司向本公司支付的營銷補貼的實際金額為531.18萬元。”2015年9月份之前能夠收到錢,2015年之后反而收不到錢了?這有些奇怪。

所以,我認為,這種傳言的出現可能有這樣兩個原因。一,當初倉促制定的協議對康佳不利,康佳現在緩過神來,想要從輿論上占據主動。畢竟,雙方的協議期“自2015年9月16日起生效,有效期36個月。”等到協議期結束,康佳早就失去了機會。二,由于協議的平等性,可能康佳真的沒有收到錢。

而不管是哪個原因,康佳都陷入了“阿里概念”的“怪圈”。如果是康佳緩過神來了,那也沒有辦法,因為有合作協議,必須遵守契約。如果傳言為真,那康佳就徹底淪為了阿里互聯網戰略中的一個硬件加工代工廠,自己進軍互聯網、轉型為互聯網公司的夢想事實上已經破滅。要清楚,兩年協議期剛剛過去不到半年,等一年半之后,我想互聯網電視這個行業早就成熟了。

總之,康佳目前的處境很尷尬。

不過,康佳的尷尬也給其他正在轉型或者意圖轉型的傳統硬件企業尤其是傳統電視機廠商們提了個醒兒:轉型、與互聯網公司合作的過程中,一定要思考如何走出“阿里概念”的“怪圈”這個問題,否則很有可能會在互聯網大潮中陷于被動。

什么是“阿里概念”的“怪圈”?說的簡單些,就是傳統電視生產商與互聯網內容、軟件、服務提供商既互聯網企業合作時,由于不熟悉互聯網規則,被迫依附于互聯網公司,自己成為單純的硬件提供者、用戶提供者。

我這份提醒并非危言聳聽。大家應該記得TCL電視的“贈愛奇藝終身VIP”風波,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造成了那次糾紛,TCL電視沒有內容控制權終究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也就是說,如果在內容上沒有足夠的發言權,傳統電視轉型互聯網電視的過程中都會面臨被掣肘甚至成為互聯網企業附庸的危險。

這種危險,不止存在于康佳身上,同樣也存在于很多企業身上。

小米、樂視等互聯網企業在互聯網電視這個概念上的探索,雖然還未徹底顛覆電視行業,但造成的震動已經足夠大,甚至連政策都應對不暇。傳統電視生產商,想要應對這種挑戰,不能死等著政策,只有轉型。但轉型的他們,缺乏互聯網內容,缺乏軟件應用,缺乏互聯網運營經驗。所以,他們最可行的一條路就是與互聯網企業合作。想要與小米、樂視合作,合作的空間有,但不大。所以,很多企業只能選擇與其他還未制造互聯網電視的互聯網企業合作。而阿里是個“聰明人”,可能它看到了小米、樂視在硬件制造上的“先天不足”,所以采取了與傳統硬件廠商合作的模式。而這種模式,卻是康佳不熟悉的。

除了康佳,還有別的企業加入了轉型的行列。比如海爾與暴風合作,兆馳股份、風行在線、海爾、東方明珠和國美合作,TCL與騰訊、樂視、愛奇藝合作,創維與歌華、騰訊、中國互聯網電視合作,我們數都數不過來。

但這些合作,有一部分中,具體的合作模式可能并不清晰。否則,就不會出現康佳與TCL的窘境了。并且,這些合作比較混亂,交叉合作比較多,未來是否有爭端我們并不清楚。那么,在以上這些企業中,誰還有陷入“阿里概念”的“怪圈的危險呢?我們不太清楚。如果是股份制的企業,那權責可能還會清晰一些,如果是一筆糊涂賬,那就稀里糊涂了。

我就想,那些與互聯網企業合作的傳統電視廠商,是否該重新審視一下自己與互聯網企業簽訂的協議呢?那究竟是一份合作協議,還是一份變相的“賣身契”?而意圖與互聯網企業合作的廠商,就更應該琢磨一下康佳的“阿里概念”了。

馬云曾經說過:“過去的二十年是互聯網技術革命的發展,未來三十年是互聯網和傳統企業結合發展的三十年,也就是說未來三十年才是真正人類進入技術騰飛的三十年。”我們管不了未來三十年,單看未來三年,如果傳統電視企業沒了自主權,還談什么騰飛?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著康佳的財報,看看康佳在2015年到底得到了阿里多少分成!導熱硅膠片第一品牌東莞澤松硅膠制品有限公司

三国全面战争刘璋